筆趣閣 > 洪荒之圣道煌煌 > 第二十二章 道佛,敵襲!

  “等到了大羅,過去、現在、未來盡在眼中,你會發現,洪荒更加的恢宏浩大。”
  “那時光長河緩緩流淌,洪荒天地每前進一個剎那,都會在虛無中開辟造就平行時空,演化宇宙投影……這是虛幻的,也是真實的!”
  “夢幻迷離,無量諸天……這,才是洪荒的真正面目!”
  帝江祖巫悠悠輕語,讓風曦心潮起伏,不能自己。
  這是多么偉大的世界!
  當然。
  它有多偉大,活躍在這個舞臺上的生靈,也就有多兇殘。
  風曦想到了那傳說里一個個叫囂著要滅世、要重立地水火風的狠角色,比如說——
  魔祖羅睺。
  靈寶天尊。
  他便默默擦了下額頭的冷汗。
  ‘還好,他們的滅世旅程被遏止了……’
  ‘正義,戰勝了邪惡。’
  ‘理智,戰勝了瘋狂。’
  ‘可除了這些之外,其它能動蕩整個洪荒的大場面?’
  巫妖大戰,周天星斗戰都天!
  共工怒嘯,一頭撞斷天地柱!
  ……
  巔峰強者的激情演繹,能讓洪荒世界這樣包含無量諸天的至高宇宙,都面臨傾覆的危險!
  所以……
  ‘他們究竟,要強大到怎樣的地步?’
  風曦心馳神往,與此同時也有些迷惑——缺少一個能對比的標準,讓人難以對此進行衡量。
  誰能惹?
  誰不能惹?
  出門在外,心里沒底怎么行?
  他想了想,認真請教帝江,“洪荒這般廣闊宏偉,那上一個紀元中的羅睺魔祖,卻能夠有滅世的實力……他的境界,在怎樣的高度呢?”
  “巫族內部的信息記載,明確標明大羅為大道終極成就。”
  “但我曾聽聞一些不曉得靠譜不靠譜的小道消息——凌駕大羅之上,還有準圣與圣人的層次。”
  “什么鴻蒙紫氣、什么天道六圣……不知是真是假?”
  “大羅,真的是終極嗎?”
  “還有,玄門正宗,旁門左道……正宗旁門,優劣因何?”
  風曦有很多困惑。
  而他的困惑,或許也只有祖巫這樣的洪荒巔峰強者,才能為之清晰解答。
  “大羅是大道終極,這毋庸置疑。”帝江緩緩道,“羅睺,其實不過一尊大羅。”
  “即使是盤古,也只是大羅!”
  “修為的極限,大羅便是終點。”
  “大羅是終點,而通往這個終點的路有千千萬萬——洪荒世界何等廣闊,光是孕育的先天神圣便有數千之多,遑論歲月堆積下出現的英杰天驕,才情智慧高絕,各自都是開道者,鑄就一條條抵達永恒的橋梁。”
  “不過受環境、地域、機緣等方面的影響,修行理念指導下開辟出來的體系,也因此有許多不同之處,連帶著境界劃分也迥異,才讓一些人萌發所謂的正統旁門紛爭。”帝江淡笑,“其實,這不過是些沒能洞悉修行本質的人,折騰出來的是非。”
  “想要開創一個合理自洽的修行體系,絕不可能是憑空而來……需要因地制宜、因時制宜。”
  “畢竟修行過程中的輔助資源,是要從周圍搜集的。”
  “若是開創的體系,跟環境不搭……路會很難走。”
  風曦聽著,連連點頭。
  像是末法之世,丟給你一部極度消耗資源的功法,動輒千年人參萬年靈芝,千萬年的玉髓多多益善……但外面什么靈藥都沒有,你能修出個鬼?
  走開啟人體潛能,重視挖掘心靈領域的道路,那才可能有大成就。
  修行,那也是要講究基本法的!
  師法天地,開辟道路,總歸是要受周邊的條件影響。
  “你修行學識扎實,應該還記得五方五行的排列罷?”帝江詢問。
  “自是記得。”風曦道,“東主木、西主金、南主火、北主水、中主土。”
  “東方之地,木氣最盛;西方之地,金氣最盛……”
  “記得就好。”帝江頷首,“不過光是記住還不夠,還要學以致用。”
  “我便用這東西兩地的差異,來給你說明一二。”他接著道,“洪荒大地的東部疆域,多以煉氣士為主,積蓄法力,鉆研神通,打磨元神……這里面以昆侖山三位道門天尊的法門設計最為出彩,隱為此地主流。”
  “為何?”
  “蓋因洪荒東方,木行最盛。”
  “木行為主導,則生機最強,仙草靈藥最多,修士修行,也必然會將主意打到這方面。”
  “采摘靈藥,煉制靈丹,吞服練氣,積蓄浩瀚法力。體、氣、神、心四大領域,氣道修為尤其突出。”
  風曦若有所思。
  “那,西方呢?”帝江笑笑,“我大概知道你印象中的看法,是認為西方貧瘠、生靈稀少……是吧?”
  風曦尷尬道,“我聽說上一紀元羅睺魔祖橫行,死前自爆炸毀了西方很多花花草草,讓那里一貧如洗……這里面有什么不對嗎?”
  “羅睺自爆……”帝江啞然,臉色有點古怪,像是回憶起什么有趣的事情,“西方大地,生靈稀少的確不假,但并非是因為羅睺的原因。”
  “而是因為那片土地的本質,便是傾向金行!”
  “金者肅殺,克木行。”
  “也因此雖不至于寸草不生,但是植被覆蓋的確比東方少很多……連帶著,能供養的生靈也少了。”
  “站在很多東方低層修士的立場上去看,西方大地的確很荒涼,很貧瘠。”
  “但你可知?”帝江玩味道,“西方的道統宗門,像是接引準提兩人所開創的佛門一系……那一個個可都是富的流油。”
  “它們那里流傳的七寶說法先不提。”
  “單是看看那些佛陀、菩薩、羅漢之流,金身橫行。那金身上,還手臂繁多,一只只都握著各式各樣的法寶,恨不得武裝到牙齒!”
  “你說,這樣的佛門……窮嗎?”
  風曦無言以對。
  能掏出配置數十上百件法寶的資源,誰敢說他們窮!
  刨除掉先天靈寶這種不可能武裝到低級修士身上的特殊存在,從其它方面去看,佛門可謂是很有錢了。
  風曦思考著帝江的話,重新為自己刷新三觀,站在客觀的立場上去看待問題。
  突然,他有所領悟,“我明白了,西方主金,所以地下有礦!”
  “他們靈藥的產量低,但是仙金神鐵產量高!”
  “才能配置那么多的法寶——就像是東方大地盛行的丹藥煉制一樣。”
  “沒錯。”帝江祖巫認可風曦的答案,“東方有藥,西方有礦。”
  “東方借著旺盛的木行生機,開辟出煉氣之道;西方那里的主流修行體系,大多都是借鑒金行便利,摸索金屬秉性,最講究一個打磨肉身,追求肉身如金鐵!”
  “即使走氣道,最后也會練出法相金身……一個金字,說明一切。”
  東方有藥,西方有礦!
  找仙草靈藥,去東方就對了;若是需要神鐵仙金鍛造法寶,去西方才最好。
  同樣的,受這樣大環境的影響,兩邊的底層修士,也因此走上有所區別的道路。
  當然,要是有練氣修元神的修士去了西方,免不得會吐槽兩句草木貧瘠……可專業不對,也不能怪人家西方大地啊?
  就仿佛是跑到大海上吐槽一句——海面上怎么不長草?
  寸草不生,太窮太窮!
  海中的精怪生靈——比如龍族,多半得用一種關愛智障的眼神看過來。
  沒聽說過,龍宮多寶嗎!
  ……
  洪荒大地每一片區域,都有自己的主題特色。
  一方水土一方人,一方山河一方道。
  沒有最強大的道,沒有所謂的正統不正統,只有合適不合適。
  “當然,要是硬說一個正統的話……那就要看,誰的拳頭最大了。”帝江道,“拳頭最大,那他走得路,便是正統!”
  “誰能不服?誰敢不服!”
  不服?
  來單挑啊!
  頭都給你捶爆!
  風曦嘴角抽搐,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
  “正統紛爭,其實也就那樣……”
  “至于所謂的鴻蒙紫氣?”帝江祖巫搖頭,“你們這些小家伙,總是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。”
  “想要往紫霄宮中混,在里面占一個蒲團……殊不知,那里的水深得很,不知道能淹死多少人。”
  “準圣與圣人的稱呼,另有玄機在其中,是一尊至強者的布局。”
  “與天地的權限有關,與實力境界無關。”
  “不過權限大了,提升道行也會容易,成為更強大的大羅。”帝江看了風曦一眼,“須知,大羅跟大羅也是不同的,實力差距可能有天壤之別——有的大羅叫盤古,有的大羅就是阿貓阿狗,根本上不得臺面。”
  “所以有大羅能開天、能滅世,有大羅——如混沌中的三千魔神,就只能被一邊倒的屠戮,連名字都沒有人關心。”
  “像現在,就有一只阿貓阿狗,用自己的小命,來驗證這個道理。”
  帝江祖巫的語氣很平和。
  “???”
  “!!!”
  風曦先是一愣,腦子沒轉過來。
  然后臉色劇變——他聽明白了最后一句話的意思。
  有敵來襲!
  就在這個念頭閃動的瞬間,驚變發生了。
  “嗚!”
  詭異的風在呼嘯著,虛空的維度動搖著,祖巫出行的儀仗隊伍,很突然的便遭到了襲擊。
  “吼!!”
  “唳!”
  “唧!”
  無數兇禽妖獸,組成了一支連綿浩蕩的大軍,從虛空洞開的裂縫中沖出,向著此地殺來!
  毫無疑問,這是一只精銳的精怪大軍,埋伏于此地,已是等候多時了!
  那兇禽,那妖獸,有的小如塵埃,行動隱秘,意圖殺傷列陣的兵士;有的龐大如山河,動輒激蕩一方虛空,吞吐狂風、烈焰等等天賦神通,經過玄妙配合,以陣法統御,威力振幅數倍乃至十倍提升,頃刻間就要淹沒了這里,損毀祖巫的儀仗。
  這些精怪的實力,參差不一。弱小的,不過是真仙一級的修為。而強大者,甚至都抵達太乙級數……它們行動間,一個個都宛若是真實的宇宙在沖擊,燃燒著自己的所有,綻放一個宇宙誕生剎那的驚艷、滅亡時刻的絕唱!
  敢死隊一般的軍士,不惜代價的發動決死沖殺!
  可想而知,若是被它們得逞,巫族的這支隊伍有人陣亡與犧牲,還是發生在訪問出行剛開始沒多久……會給整個巫族上下的精神氣、對接下來的外交行動,帶來多么巨大的打擊?!
  巫族不能容忍,也不能接受,必須要一個完勝的戰果。
  “列陣在北,號令玄武!”
  護持后土儀仗的一位大巫,此刻冷漠下令,一桿戰旗擎起,瞬間有十萬精銳小巫轉變陣型,血煞元氣沖天而上,溝通周天星辰玄武七宿,敕令北方地勢法理,演化四季極寒冬季,頃刻便有一尊龐大無比的玄武虛影成型,籠罩了此地,硬生生扛下所有的神通攻殺!
  無數禽獸妖靈沖擊,卻都被一種強橫無邊又陰寒詭異的力量反震,令之軀體爆裂,血肉化作冰沫橫飛。
  而這,并不是完結。
  “列陣在東,號令青龍!”
  “列陣在南,號令朱雀!”
  “列陣在西,號令白虎!”
  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……四象戰陣,蕩盡八方!
  星辰光輝照耀揮灑,春夏秋冬輪回運轉……時間空間的奧秘演繹其中,是祖巫為巫族開創的殺伐戰陣之一。
  戰陣方一運轉,便已建功,四十萬金仙結陣,縱是無數妖靈大軍沖殺,也盡數被碾碎成齏粉!
  甚至還有太乙精怪,陷身陣中也無法掙脫……那四桿戰旗,非是凡品,組合成陣,更是兇殘可怖!
  大巫強者都不用出手,這精怪便被活活煉殺,剝皮拆骨全自動流程,其道果元神被抽取到戰旗之上,一身骨肉血氣煉化成純凈元氣,分潤到每一個巫族兵士身上,讓他們修為增益提升。
  打怪升級的殺戮大道,讓巫族的鐵軍只會越戰越強!
  “殺!”
  兵戈閃耀寒光,斬殺了無數的來犯者,用它們的尸骨,彰顯巫族的威嚴!
  有精怪恐懼了,害怕了,它們想逃……如那妖禽,猛的一振翅,便撕裂了一層層虛空,要遁身其中。
  但,并沒有用。
  大巫——羿所統帥的軍隊,十萬精銳巫族氣息溝通,彼此連成了一片,化出一張巨大無比的神弓虛影!
  日光、月光、星光……無數的光芒被凝聚,化作光箭,搭在了弦上。
  然后——
  射!

pk10单双最好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