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弄暈全世界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無名

  任憑云奇幾人如何猜測,終是如同沒頭蒼蠅。
  而算命師剛離開不久,這個船上便多出一個人。
  天色已黑,暴風雨也停了下來,幾乎所有人都挺著大肚子躺在船甲板上吹著江風,一個個醉醺醺,好似今天是什么了不得的日子。
  云奇幾人自然也躺在一個角落里看著黑隆隆的天空發呆。
  這個出現的陌生人打著簡樸的雨傘,著青色長衫,身形纖細,步態輕緩。
  不過單從打著雨傘的手看,未免有點過分白皙,毫無紅潤可言,宛若一病重之人。
  由于走的輕,上船的位置也很偏僻,加之眾人沉浸在蛟龍歡宴的喜悅余味中,倒是沒人注意這個奇怪的男人。
  狄鐸因為練刀,一個偏頭便注意到了這個男人,不過并未放在心上,畢竟他可不知道這船上究竟有多少奇奇怪怪的人,只是有點好奇為何雨都停了還在打傘罷了。
  男人默默行走,來到一處晏桌邊,這才引起眾人注意。
  “嘿!老兄!看樣子是錯過了一場好戲!不過這肉勁道!倒是來得不算遲!”有個人指著桌子上的蛟龍肉開懷大笑道。
  長衫男子沒有吭聲,默默站著,然后找了一個椅子安安靜靜坐了下來。
  就這么坐著,似乎對那誘人的蛟龍肉根本不感興趣。
  “嘿!雨都停了!不用打傘!”那個人也不尷尬,倒是熱情,笑嘻嘻道。
  不過接下來那個熱情的家伙神情悻悻,嘀咕兩句便與旁人絮叨。
  因為長衫男子根本沒有理會那個熱情男人,而是一動不動坐著,除卻那份與世隔絕的冷淡,倒是有幾分教書先生的氣質。
  這個長衫男子的奇怪并未在人群里掀起太大波瀾,畢竟這個世界大了去了,奇奇怪怪的人數不勝數。
  “嘿!先生是剛上來的吧!看著面生!補交一下船費吧!十個金子兒!嘿嘿!漲價了,船上的弟兄也得吃飯不是!哈哈!”
  俄布拉脖子上搭著一條白毛巾,走了過來,語氣很是熱情。
  在蛟龍出現之后自然時時刻刻關注船上的變化,可不敢在疏忽大意,所以倒是很快發現了這個特殊的男人。
  俄布拉說完便打量起這個人來,由于這個人坐在椅子上,又有雨傘遮擋,倒是看不出什么模樣,不過氣質的確絕佳,不像一個普通人。
  不過讓俄布拉郁悶的是,這個人竟給他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,不是那種一面之緣的熟悉,反而是鋪面而來生死兄弟的感覺。
  不過俄布拉并未在意,這種感覺雖不常見,但也不是沒有,而且這人明顯性子淡,沒必要追究過深惹人不開心。
  俄布拉接過金幣,掂量掂量便放進腰包,不過這金幣倒是真涼,俄布拉嘿嘿笑道:“先生去喝點熱湯吧!你算是幸運,屋子還剩下一間!不過隔壁是個有傷風化的風俗女人!先生多擔待一點才是!”
  哪知長衫男子身體微微一顫,就在俄布拉欲轉身離去的時候,他淡雅的聲音如同溫水過玉般響起:“風俗女子?”
  俄布拉一怔,這聲音也熟悉,不由得更加好奇,只是此人一直打傘,無法看清臉面。
  俄布拉拉了一個板凳坐在旁邊,正好可以借機看清此人面目。
  不過隨后俄布拉失望了,這人臉上帶著一個面罩,不過清秀澄澈的眼睛倒是可以看見,但仍是讓俄布拉內心大震。
  終是搖搖頭,俄布拉開始解釋起來:“先生莫怪!那風俗女子雖說長期定居于此船!不過我們這條船可是做正經生意的!先生若是怕污了眼,我去看看能不能給你調一調!”
  “這倒不用!我呆不久!便不麻煩!”長衫男子輕輕一笑。
  “哈哈!那就謝過先生了!敢問先生名諱啊!在下俄布拉!”俄布拉很是開心,暗自松口氣。
  “叫我無名即可!”無名淡淡笑道。
  “無名!既如此我便還是已先生相稱!先生一看就是文化人!俺這等粗人最是佩服讀書人了!”俄布拉眉毛一挑,看樣子是不打算透露真實姓名。
  “能跟我說說那個風俗女子嗎?”無名似乎對那個風俗女子很是上心。
  俄布拉一番猶豫,看向船屋深處,吐一口氣,便娓娓道來。
  “她是個苦命的女人!”
  “這要從我曾經一個兄弟說起了!我那兄弟酷愛仲什國古文明,尤其詩詞歌賦,更是神往,自稱清風才子!當時我與他還有另外幾個兄弟成立一個賞金獵人團!”
  聽到賞金獵人團,云奇和艾米如同見水之魚般屁顛屁顛湊了過來。
  “喜好文化者不應該是悶頭研究學問嗎?怎么會跟你組賞金獵人團嘞?”艾米好奇問道。
  云奇點頭,這話說得在理。
  “嘿嘿!我那自稱清風才子的兄弟可是不好勸!當時根本不理會我等!直到我說等賺大錢之后到仲什國游歷才他跟我們組團!哈哈哈!”俄布拉說起這段往事神情充滿懷戀。
  云奇點點頭,表示學到了。
  “那你們去仲什國了嗎?我就是仲什國人!嘻嘻!”云奇自豪笑道。
  俄布拉搖搖頭,神色莫名悲傷,道:“沒有!我們在仲什國給他立了一個碑!”
  “啊?這樣啊!”
  云奇撓了撓頭,不敢再嬉皮笑臉。
  “這跟那風俗女子有何關系?”無名問道。
  俄布拉皺眉,神色古怪起來,這人對那風俗女人也太上心了吧,莫不是人面獸心之輩?
  “先生別急!我們組成賞金獵人團之后便四處緝兇,生活倒也恣意快活!直到有一次我們追緝一伙人販子!”
  眾人屏住呼吸,重點來了。
  “說來可笑,那時我們實力不行,可偏偏看不慣那群人如此囂張,得知那群人販子往往把人販賣到鄰邊一個小國的幾處青樓時,我們便尋了過去!”
  “也是在那里的一處青樓,清風兄弟認識了里面的一位女子!兩人興致相投,一見鐘情!”
  “哈哈哈!我告訴你們!當時我們其他兄弟眼光俗,心眼小,認為那女子就是一賣身的妓,配不上俺兄弟,便大肆阻止他們二人!”
  說到這,俄布拉搖搖頭,抓起一旁酒壇子,大口大口喝了起來。
  

pk10单双最好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