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大道清理計劃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除三害
    這黑蛟霸占此處水域已久,原本這長橋兩岸是一片肥沃的土地,當年光是這兩岸土地種出來的糧食就夠整個陽羨縣的百姓吃一年。
  
      但當這黑蛟來到這里之后,每年必發七次大水,每次都會淹沒沿江土地。
  
      所以這么一片肥沃的土地幾年下來,就變成了一片積沙的沙灘。
  
      百姓們沒有辦法,面對蛟龍,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開荒地,遠離長橋河岸來種地。
  
      此時周處取掉頭頂的發冠,用一條玉帶將長發緊緊地束在頭頂。
  
      然后他一咬牙,脫掉外袍、上衣、鞋子,只穿著一條褲子,提著手中寶劍站上長橋欄桿,縱身一躍便跳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周處落水,濺起一片水花。
  
      那黑蛟擺動長尾,在水中如同利箭一般沖向了周處。
  
      周處舉著長劍,蹬水浮出水面,看著疾速游來的黑蛟一劍便劈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但當長劍劈在黑蛟頭頂的那一刻,一道火光綻起,周處只覺虎口一麻,再看黑蛟頭頂,那鱗片竟然絲毫未損。
  
      此時黑蛟張開血盆大口,朝著周處咬了過來。
  
      周處連忙一手撐在黑蛟的豬鼻之上,一腳蹬在黑蛟的下嘴上面。
  
      他的力氣極大,竟然就這樣撐住了黑蛟的巨口。
  
      兩岸百姓只看到黑蛟飛速的在江中游來游去,而周處則撐在黑蛟頭顱上被頂著游來游去。
  
      周處趁機瞥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寶劍,看到劍鋒鋒利如初,沒有絲毫缺損,不由得信心更加充足。
  
      他這把劍和昨天佩戴的劍是一樣的,都是用百煉精鋼鍛造而成,不僅削鐵如泥,本身更是無比堅韌。
  
      昨天太衍兩指輕輕的就折斷了劍身,不免讓周處對自己的佩劍有些懷疑。
  
      但現在看來,不是這劍不行,而是太衍太強了。
  
      這黑蛟完全沒有太衍的法力,那自己要殺它豈不是比反抗太衍容易多了?
  
      周處大吼一聲,手撐腳蹬黑蛟頭顱,然后從水面一躍而起。
  
      只見他躍出水面一尺多高,然后一劍刺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‘叮’劍尖狠狠地刺在黑蛟背上,兩張鱗片瞬間被鋒利的劍刃切開。
  
      隨后劍身刺入黑蛟體內一指之深,一股殷紅的血液瞬間濺到了周處的臉上。
  
      周處猛地往里刺去,卻發現無論如何也無法前進一寸。
  
      于是他拔出長劍,又待一劍刺下,卻不料身下的黑蛟猛地一頭扎入水中。
  
      周處無處落腳,‘嘩啦’一聲掉落在水中。
  
      他潛入水下,睜開眼睛,只見在水面上陽光的折射下,幽深不見底的江底猛然亮起兩道猩紅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隨后一張血盆大口以及一條長長的黑蛟從水底倒沖上來,周處不僅不怕,反而握著長劍,潛入水底與黑蛟搏殺。
  
      兩岸百姓只看到水面上不停的冒起一汩汩帶著血色的水泡,還有水面泛起的漣漪和波浪。
  
      忽然,一個頭顱冒出水面,嚇了百姓們一跳。
  
      但仔細一看,卻原來是周處浮出水面來換氣,眼神好的百姓甚至看到周處左側臉頰上有著兩道爪印。
  
      周處深吸一口氣,然后再次潛入水中。
  
      百姓們發現這一次水下的搏殺比剛才更為激烈,甚至黑蛟數次嘶吼一聲躍出水面,然后再次扎入水中。
  
      寬闊的江面上不再平靜,到處都泛起漣漪和水泡,甚至還能看到一汩汩血液冒了起來。
  
      此時已經日落西山,周處和黑蛟的搏殺仍在繼續,整個天地一片漆黑,就連江水也是一片漆黑。
  
      但空曠寂靜的江水中和原野上,依舊回蕩著黑蛟的吼聲,以及周處浮出水面換氣的聲音。
  
      夜已深沉,搏殺仍在繼續。
  
      百姓們卻已經堅持不住,由那些德高望重的老人挑選了一些人在長橋兩岸盯著,其他的人都回到了家中休息。
  
      到了第二天,早早起床的百姓們來到長橋江岸時,迫不及待地向昨夜值守的人問道:“怎么樣了?怎么樣了?”
  
      值守的百姓說道:“還在繼續。”
  
      眾人大為驚愕,目光朝江面望去,只見周處再一次浮出水面換氣。
  
      隨后一條黑蛟從水面躍起,與昨天不同的是,今天的黑蛟身上鱗片已經極為殘破,甚至在從水面躍起的同時還帶著一片片血光。
  
      百姓們一陣驚嘆,然后焦急地站在兩岸觀看著。
  
      時間迅速過去,到了第二天下午,江面上已經滿是鮮紅的血水,就連周處換氣的間隔都越來越長。
  
      甚至在剛剛換氣的過程中,人們看到周處的臉色已經開始發白了。
  
      又是一夜過去,第三天搏殺還在繼續,只是激烈程度已經遠遠比不上前兩天了。
  
      到了第三天中午,整個江面除了被血染紅的江水之外,再也沒有任何動靜。
  
      百姓們再次耐心地蹲守了一晚上,發現周處再也沒有出來換過氣,而那黑蛟也不見了蹤影。
  
      第四天早晨,百姓們紛紛齊聚在江邊,看著平靜的泛著淺紅色的江面,終于確定了一件事。
  
      “黑蛟死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周處也死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他們同歸于盡了!”
  
      百姓們激動地高喊著,仿佛過年一般熱鬧。
  
      他們喜極而泣,紛紛奔走相告。
  
      一時間整個陽羨縣都知道周處殺了南山猛虎,又與長橋蛟龍同歸于盡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三害已除,百姓之福!”
  
      “三害已死!”
  
      “山里無虎,水中無蛟,世上更無周處!”
  
      “三大禍害已除!”
  
      陽羨縣百姓們張燈結彩,家家帖桃符,掛楹聯,燃放爆竹,鄉親鄰里互相祝賀,就連當地的那些地主士紳們都擺起了宴席。
  
      陽羨縣熱鬧非凡,不明原因的外地人還以為是在過節呢。
  
      ...
  
      長橋大江下游,周處四肢顫抖,披頭散發地游上江岸。
  
      他嘴里銜著一塊肉,那是被他殺死的黑蛟勃頸上的肉。
  
      上岸之后,周處躺在陽光底下,劇烈地喘息著。
  
      隨后他狼吞虎咽地將那塊黑蛟肉生吃了下去,黑蛟肉入腹,周處感到體內一股暖流流遍四肢。
  
      其后整個人感到體力似乎恢復了一些,于是他便起身,看了一眼方向,然后就朝陽羨縣城方向走去。
  
      當周處回到陽羨縣后,發現這里家家張燈結彩,宛如過年一般。
  
      周處仔細想了想,似乎這個月沒有什么重要的節日啊。
  
      忽然,他看到前邊空地上一群人正圍在一起慶賀著什么。
  
      于是他快步上前,擠進人群之后,看到里面的人正在說笑打鬧,還在跳著驅邪的儺舞。
  
      如此盛大的全城慶祝讓周處摸不著頭腦,他朝身旁的人問道:“今天是什么日子?為什么家家張燈結彩,在慶祝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是啊,是什么大日子,就連他殺蛟這么大的事情都不管不顧了?
  
      身旁的人仔細看著里面的儺舞,頭也不回地說道:“還能做什么?當然慶祝除三害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除三害?”周處疑惑地道。
  
      “對啊,南山上的猛虎死了,這一害就沒了。長橋下的蛟龍也死了,第二害也沒了,那周處和蛟龍同歸于盡了,第三害也沒了,當然要大肆慶賀了。”
  
      周處聞言,猛地愣住。
  
      隨后,街道上一群小孩舉著燈籠蹦蹦跳跳地跑過,只見他們開心地唱道:“除三害,三害無,鄉鄰百姓迎新福。”
  
      周處怔怔地看著這一切,目光中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意氣與桀驁。
  
      聽著城中敲鑼打鼓,大聲慶賀三害已除,周處的面龐一片鐵青。
  
      他走出人群,渾身感到一陣的冰冷,比那江底的水溫還要冷。
  
      “周...周處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沒死?”
  
      “周處沒死!”
  
      “他回來了!”
  
      就在此時,路上有人認出了乞丐一樣的周處。
  
      一瞬間,整個街道城鎮都炸開了。
  
      周處沒死?
  
      敲鑼的把鑼丟了,打鼓的把槌扔了。
  
      跳儺舞的嚇了一跳,連滾帶爬地跑了。
  
      家家戶戶將楹聯燈籠撕了下來,小孩子們臉色發白怔在原地,然后放聲大哭。
  
      周處呆呆地站在街道中間,看著剛剛還像過年似得大街突然一下子就變得一片清冷死寂。
  
      這...
  
      周處內心終于涌現出一股從未有過的羞恥感和挫敗感。
  
      鄉鄰百姓都視他比惡虎蛟龍為禍更甚,聽到他死,全縣皆喜。聽到他生,萬人皆悲。
  
      再無恥的人,到了這一刻,也知道自己有多討人厭了。
  
      何況他出身在權貴家庭,并不是無恥的人。
  
      周處披發覆面,家也沒臉回了,跌跌撞撞地跑出了陽羨縣城。
  
      周處跑到了一片荒野之上,然后頹廢地跪倒在地,甚至連抬頭看天的勇氣都沒有了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樣,我說的話有錯嗎?”太衍的聲音在周處耳邊回蕩。
  
      周處猛然抬頭,在看見太衍的那一刻,他飛快的上前抓住太衍的道袍說道:“道長,帶我上山吧,我愿意跟你去山中修行,愿意一輩子終老林泉!”
  
      說完,他低下頭來,悲戚地道:“我還有什么面目去見鄉親父老,我還有什么面目立于天地之間。”

pk10单双最好方法